山下一家人》50作者:女王不在家作品集

    对于族中的种种变化,木羊是极为不屑的,不过因了父亲和母亲,他现在收敛了许多,只敢无事时找了勤寿在暗地里说点话,当着别人的面却是不敢说的。

    如今无末组织了族中壮丁守护那上山要道,木羊自然也是要去的。他原本以为自己好歹也应该统领一个小队,可是谁知道无末竟然什么重要的位置都没给他,他看着昔日那个什么事都被自己压下去的三猛子竟然成了自己的队长,而与自己为伍的竟然还有二犊子这种哑巴,他越发感到屈辱。

    就算他当不成族长好了,无末你也不用这样埋汰我啊,我好歹是你的表弟,是族长爷爷的孙子啊!

    这一晚,他心中原本就极为不快的,而旁边的忍冬还搂着石蛋儿一个劲地折腾,一会儿替石蛋儿伸展小胳膊小腿儿,一会儿又要给他絮絮叨叨说话。他极为不耐:“一个傻子,你费什么劲儿,再怎么折腾也是傻子!”

    忍冬听了,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当着石蛋儿的面,再怎么着这也是你儿子,犯得着这么埋汰他吗?”

    这一说把木羊心中的火气给捅了出来,他几乎是跳着脚怒道:“傻子就是傻子,你生了这么一个傻子还不让人说了?再说了,当着他的面说怎么样了,慢说他是傻子,就算不是傻子,这么小的娃他懂个屁!”

    木羊一口一个傻子,把这忍冬的火气也给挑了起来:“木羊,你良心被狗吃了吗?小娃虽然小,但你以为他真不懂事吗,你说得这些他肯定能听得进去,以后你不许说什么傻子,你再敢说,我,我——”忍冬气结,却不知说什么,一时之间脸气得通红,眼泪也扑簌扑簌地下来了。

    木羊见她哭了,心中总算软了几分,将她拉过来好言劝道:“你别难过了,这个虽然是傻了,但咱再生一个就是了,咱生第二个,总不至于那么倒霉还是个傻子。”

    木羊以为自己的话算是体贴了,可是他却不知,这话直如芒刺一般戳入了忍冬的心。

    忍冬生产之时,几乎是九死一生受尽了女人所能受的最极致的痛苦才生下这么一个石蛋儿,如今这几个月的朝夕相处,早已将这石蛋儿疼到了心里去,那就是她的骨血她的命脉,谁敢说一个不是,便是要了她的命。

    忍冬气极,抬起泪眼,恨恨地望着眼前这个自己曾经爱过的男人,抬起手来,一巴掌啪地扇了过去。

    这一巴掌把个木羊打懵了:“你疯了么,竟然打我?”

    忍冬泪眼怒瞪着他:“打得就是你!”

    木羊脸上火辣辣的疼,不敢置信地用手颤抖着指了忍冬:“你,你疯了!”

    忍冬怒极反笑:“对,你可以认为我疯了!”

    木羊气愤地望向炕上,只见石蛋儿淡定地躺在那里,两只眼睛茫然地望着陈旧的结了蜘蛛网的屋顶,这两个大人的吵闹,仿佛从来没有到他眼中去过。

    木羊一步上去就要抓起石蛋儿,口中还怒道:“怎么一个傻货,活该扔了,你却拿他当宝,还为了他打我!”

    忍冬见他竟然冲着石蛋儿发泄,气急,上前一把拽住他的胳膊,可是木羊也是气红了眼,两手使劲就要将她掰开。

    忍冬唯恐他有半分对石蛋儿不好,一急之下,竟然低下头去猛地咬住木羊的胳膊,牙齿用力之时,只见鲜血汩汩流出。

    木羊哎呦大叫一声:“你个疯婆,你真得疯了!”

    忍冬满嘴是血,嘶声哭道:“木羊,你给我记住,我这辈子只有石蛋儿一个娃,也只要石蛋儿一个娃,你若要生,便找别人去给你生,反正我是不会要其他娃了!你若不喜欢,我便带着石蛋儿自个过去!”

    木羊恨极,捂着流血的胳膊,颤抖着指了这母子二人嚷道:“滚,给我滚出去!我们家不要你了,你爱找谁就去找谁!”

    忍冬见此,用袖子擦擦尚且带着血迹的嘴巴,上前抱起石蛋儿,又随手抓了一个毛披风抱起石蛋儿,起身来到门边,用脚一踢那厚重的门帘子,便出门去了。

    她这一出去,正好赶上多珲将刷过的便桶送过来给石蛋儿晚上把尿用,见忍冬嘴角还有残余的血迹,两眼哭得通红,怀里抱着一个石蛋儿就往外奔,倒是生生吓了一跳:“忍冬,这是怎么了?”

    忍冬见了多珲,想着多珲素日对她犹如慈母一般的宽容和爱护,眼泪再次涌出,她哽咽着说:“阿妈,怪只怪忍冬没有这个福分,以后不能叫你阿妈了。”说着一扭【91baby亲子网读书时间TXT女性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