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下一家人》第二十章作者:女王不在家作品集

    ,同时附在她耳边轻声唤道:“半夏……娘子……”声音沙哑中透着一点点祈求,还有一丝委屈的意味。

    他那么低沉的声音,那么高大的一个男人,偏偏在她耳边做出这委屈之态,真真让人哭笑不得之际,又恨不得满足他一切的要求。

    更何况,她其实也是极喜欢他那样对自己的。

    半夏慵懒眯起的眸子犹如春江水般动人,而半开半合的唇则仿佛涂了一层蜜汁,发着诱人的光泽,她软软瘫靠在他胸膛上,双手无力地攀附着他的脖颈,贴在他胸膛上轻轻摩挲。

    无末知道她这样子是允了自己的,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吼,将这软糯的小女人又往上提了几分,双手托住她两瓣柔软丰满的臀瓣,轻轻掰开,滚烫之物则抑制不住地在中间冲撞,仿佛要寻找一个入口进入。

    半夏在恍惚之中,忽地想起这姿势问题,想着总不能老是那样,有时候她跪趴在那里感受这个男人的冲撞,直觉得犹如野兽一般。

    无末怀抱着半夏恣意揉捏摩挲一番后,开始迅速地脱去了两人身上衣物。当全部衣物除去后,半夏忍不住轻轻抖了一下,是冷,也是情动。无末爱怜地将她重新抱在怀中。

    无末的肌肤是经过日晒过的蜜色,而半夏虽生在这穷乡僻壤,脸蛋儿也不及其他姐妹艳丽,可偏偏生就了一身似绸如缎的肌肤。

    在这荒山下简陋的茅屋里,一个健壮勃发的男人抱着一个娇嫩如玉的小女人。

    那个女人是他的小娘子,可是他横抱着蜷缩的她,犹如抱着一个婴儿。

    他难以克制地亲吻着她的眼睛,她的额角,她的唇畔,甚至她的鼻子。他粗重浑浊的喘息喷在她脸颊上,热烫难当,他贪婪地啃噬着她的肌肤,试探着就那光滑的触感想咬一口,可是又舍不得下口。

    他挫败的粗喘,觉得满腹的谷欠望仿佛要爆炸了一般,他迫切需要寻找一个出口,于是他翻身上炕,就要将她扣在炕上。可是半夏这次有了防备,她如八爪鱼一般攀附在他身上就是不放,酥软的她努力弓起身子,让自己丰满的双峰贴紧她,下面的柔软则故意在他那越发膨胀的滚烫上来回磨蹭。

    无末真得难以克制了,他既舍不得放开这个折磨人的小东西,又想要痛快淋漓地在她身后大干一场,情急之中,仿佛灵光乍现,他的硬物竟然在前面的软糯湿润中找到一个入口。

    他迫不及待地试图进入,一进之下方觉那里犹如泥潭一般,牢牢将自己吸住,仿佛再也拔不出来。

    其实他也根本不想出来!

    那么柔软潮湿温暖之所在,最是他的贪恋。

    他亲吻着怀中娇颤的人儿,大力地在泥潭中拔出沉入,次次连根没入,引起声声潮湿的噼啪之声,也引起她的娇喘连连。

    这一辈子,拥有你是我最幸运的事。

    他在疯狂有力的抽动中,俯首望着那因为自己的强力攻势如颤动不能自已的人儿,如是想。

    ==========================

    半夏在做好了无末的皮袍后,满心期待地给无末试穿。

    无末幼时长在狼窝里,稍大时又独身一人,衣物不过遮体御寒罢了,自己拿兽骨一缝,勉强有个衣服样子就对得起自己了。而半夏精心制作的皮袍内衬是虎皮,外层缀有自家制的粗布,还弄了一个蓬松柔软的黑色狐尾做领子。

    无末本就生得高大挺拔,远远望去站如铁塔,坚韧不拔而又狂野不羁,如今穿着半夏亲手做的皮袍,只见原始的粗野中有着隐隐的华丽从容之感,举手投足之间尽是男儿气概,披肩的黑发竟然有了几分高贵散漫的意味。

    半夏一时看得出神,竟然想起那天站在山腰迎风而立的黑狼,威武挺拔,傲然独立,高贵从容,俯首俾睨着世间的一切。

    无末见半夏看着自己不言语,只是走神,只以为自己穿着不好,便笑道:“你做得很好,平日穿着去山里倒不大自在,还是好生收起来吧。”

    半夏和无末相处了一些时日,也知道他的心思的,忙摇了摇头,笑道:“你穿上是极好的,我刚才忽然想起——想起那只狼。”

    无末挑眉疑惑:“哪只?”
91baby亲子网读书时间TXT女性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