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下一家人》第十七章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

    无末见此,这才放心,点头道:“那你回去吧,路上小心。”

    就在这时,忽听到旁边有人喊半夏的名字,扭头看过去,却是迎春和忍冬。忍冬满面春风,上前拉住半夏的手:“姐姐,我都好几天没见你了。”

    迎春瞧几眼旁边离开的无末,也和半夏作出亲热的样子。

    木娃见到忍冬也很开心,毕竟这是要做她嫂子的人,于是大家聚着说了一会儿子话后,决定一起到半夏家里去看看。

    一路走一路说,忍冬这才知道父亲跟着族中众位年长者一起去族长那里商量大事了,于是姐妹两个才过来找半夏。

    回到家后,趁着这三人东看西看的时候,半夏烧起了炉火,又从房后山洞里取来了各色干果肉干等物,还烧好了水,于是姐妹几人围着炉火吃着零食说起了亲密话儿。

    迎春边吃着磕着山核桃边道:“半夏,你们还打算去弄牙牙草吗?”

    这话一出,别说半夏,就是木娃也禁不住笑起来:“迎春姐姐,你开什么玩笑呢,牙牙草也不是半夏姐说弄就能弄回来的啊。”

    忍冬也觉得迎春是在开玩笑:“姐,我看你最近身体好多了,之前那个大夫说你命不久了,怕是因为你离了望族村的缘故。如今回来了,自然就好了!”

    木娃见忍冬这么说,竟然认真地点头道:“忍冬说得有道理,我听我爷爷说,上古山的水最是养人了,咱们望族的人离开了上古山的水,就如同鱼儿离开了溪流,是万万活不好的。所以咱们世代守在这里,可不能轻易离开。”

    迎春没想到引来木娃如此扫兴的话,掰开一个山核桃嚼着,沉着脸不太高兴。

    忍冬为自己姐姐圆场:“我姐姐这不是回来了么,回来后就好了。”

    木娃也觉得自己不该提起这个,心中有几分歉意,也跟着笑起来:“是啊,迎春姐姐,你看看你最近气色好了很多,一定是喝了咱上古山的水的缘故。”

    当下这个话题大家不再提起,于是又说起今晚的事。忍冬看起来最为担忧,长叹了口气说:“木娃,你哥哥真是不运气,这不是他正打算要当族长的,怎么就遇到了咱望族村的这摊子事儿。”

    木娃就着暖和的炉火烤手,听到这话摇手又摇头:“忍冬姐姐,你可不能这么想。我爷爷可没说一定要我木羊哥哥当族长的,这都是不一定的事儿呢。”

    忍冬却没听进去木娃的话:“是没说,可大家伙都觉得木羊最合适的啊……”

    木娃看看几个姐妹,犹豫了下才小声说:“其实我爷爷一直没给哥哥做兽骨呢……”

    没做兽骨,其实还是说明不认同的吧,听说爷爷的兽骨是上一任族长老早就做好的。

    姐妹几个都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半夏说:“忍冬你不要担心,木羊是很优秀的,我想着族长总是要把位置传给族里最优秀的也是最值得信任的人的。”

    闻言迎春也笑了,抚摸了忍冬的头发说:“是啊忍冬,你不要担心了,还是给半夏说说你的喜事吧。”

    半夏听到这话连忙追问,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忍冬和木羊马上要成亲了。

    忍冬和木羊从型要好,后来又早早定下了这门婚事,半夏听到这个也替妹妹高兴。她心里明白妹妹是希望有个风光的婚礼的,又希望嫁妆多多的给足木羊面子,而爹爹为了自己的婚事把家里准备的嫁妆分了一半出来。当下她想了想道:“回头你成亲的时候,我和无末定然为你添置一些嫁妆。”

    谁知道听到这个忍冬并无太多欢喜,她瞧了瞧一旁的迎春道:“二姐,不用了,大姐早已为我准备了许多的嫁妆。”

    半夏知道所谓的嫁妆其实应该是迎春当初带回来的绫罗,她在心里皱了下眉头,不过没有说什么。

    倒是木娃很直接地道:“忍冬,只怕你的嫁妆会惹得族长大人的不悦。”她话里不再叫爷爷而是称为族长,那意思很是明白了,她的爷爷是作为一个族长的身份对于有人借用外物做嫁妆感到不高兴。

    可是忍冬却不以为意:“咱们望族人的祖训里可没写不能用外人的东西啊,再说了,无末不是时常和外人打交道么,他如今不是也重新回到咱望族了。”

    这话一出,半夏【91baby妈妈读书时间TXT女性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