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下一家人》第四章(修)作者:女王不在家作品集

    半夏不知道这只狼能不能听懂自己的话,但她还是忍不转口祈求:“我的爹爹病了,他要死了,请你让我带走这根牙牙草,好吗,我要去救爹爹。”

    野狼尖利的爪牙对着半夏挥舞,可是它看起来很为难,仿佛不知道如何下口。也难为它了,千百年来,狼就没有吃人的先例。它的狼口中发出嗷嗷的声音,好一会儿后,它竟然放开了半夏,径自蹲守在那牙牙草旁边。

    半夏见此情景,知道自己若是离开,还是可以的,可是她不舍地望了一眼旁边的牙牙草。

    那是爹爹的命,她不能就这么放手。

    于是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使劲全身的力气猛然向牙牙草扑过去。假如牙牙草真是爹爹的命,她是绝对不能舍弃的,只要她活着。

    可是这只狼的速度比她更快更狠,野狼嗷呜一声狂吼声,张着利爪向半夏扑过去。

    双手捧住牙牙草的半夏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就在此时,一声急促的狼嚎划破长空,让这在场的一人一狼都为之一窒。

    挥舞着狼爪扑向半夏的野狼生生收起爪子,扭头看向狼嚎传来的方向。

    半夏颓败地摔倒在牙牙草旁边,她仿佛听到属于人类的脚步声传来,抬头望过去,却只见来人高鼻阔口,手长脚长,黑发披肩,狂野不驯,此人正是无末。

    无末身着虎皮,背负长箭,一手提着两只五彩斑斓的野鸡,金刀大马地往这边走来。

    那野狼分明听到狼嚎,如今却变成一个人,很是吃惊。它狼毛竖起,尾巴炸开,身体前伏,机警地盯着无末。

    无末停止了脚步,双目如电般射向野狼。

    半响过后,那野狼竖立的狼毛逐渐放松,对着无末低低嗥叫起来。无末也回以声声嗥叫,一人一狼仿佛应答一般

    此时半夏心里暗暗吃惊,原来刚才那声叫竟然是无末发出的。不过转念想到无末是由狼母喂养长大,便不觉得奇怪了。

    无末和狼对嚎一番后,那狼彻底放松了警惕,看看半夏,看看无末,似乎在犹豫什么。

    无末大步上前走到半夏跟前,俯首拽起半夏,拖着她就往外走。半夏只觉得自己犹如被虎豹抓住的一只小鸡般狼狈。无末的手比她大上许多,此时犹如铁钳一般将她的手腕裹住,拎起来生拖着就要往前走。半夏虽觉得手腕生疼,可是她依然不忘那牙牙草,频频留恋地往后看,却只见那只狼依然守着牙牙草,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无末忽然沉声命道:“不许回头。”这一声命令下来颇有不怒而威之感。

    半夏心中一惊,脚下不稳,再者此时无末忽然加快了速度,于是半夏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无末冷瞥了眼半夏:“如果你真得想死,那我可以放开你。”

    他冷笑了下,补充道:“我现在放开你的话,那只狼马上把你撕碎,你信不信?”

    半夏忙点头:“我信,我自然信。”一边点头如捣蒜,一边另一只手也抓住无末的袖子。

    她现在清醒了,彻底清醒了,牙牙草是要的,但至少要有一丝希望才可以拿命去博啊!

    无末见此,低低地只说了一个字:“走。”

    =========================

    无末带着半夏七拐八弯,一会儿是水草泥泞之地,一会儿是冰雪覆盖之处,把个半夏累个半死,终于走出了狼族的禁地。

    最后来到一处山洞口,那里有巨石遮挡地面倒还算干爽。无末一把将半夏扔在那里。

    半夏一个没提防被摔在地上,屁股生疼仿佛裂开了一般,眼泪差点掉下来。

    她摸着屁股小声抱怨说:“难道你就不能轻一点吗,疼死了。”

    无末俯视着地上的半夏,冷哼一声,阴沉沉地道:“你既然敢擅自闯入狼群的禁地,自然是连命都不要了的,摔一下又算什么。”

  【91baby亲子网读书时间TXT女性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