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纱背后》第51章 番外人生若只如初见(陆子西番外)作者:疯子三三作品集

    仿佛做了很长很长一个梦,梦里最常出现的,就是我和哥哥小时候。

    其实对于爸爸妈妈的样子我印象已经很模糊了,只记得他们似乎常常加班,陪着我的只有哥哥一个人。那时候家里的房子也并不大,可很温暖,每天哥哥放学,我们俩一起趴在客厅的茶几上写作业。当然写作业的是他,我只是拿了画笔在那笨拙地学画画而已。

    爸爸或者妈妈不管谁提前下班回来,会认真地夸奖我和哥哥,然后到厨房给我们做好吃的。这样平淡的日子令我们觉得很快乐。

    幸福就该是这个样子的。

    可是后来爸爸妈妈忽然就不见了,那个年纪的我什么都不懂,只知道晚上睡觉的时候,家里只剩下我和哥哥两个人了,再也看不到爸爸妈妈的身影,也再不会听见一声幸福的轻笑,那个平时满是欢声笑语的“家”忽然变得格外清冷。

    明明记得他们只是出门一趟,和平时早晨去上班时没什么两样啊?早晨出门前,妈妈甚至还亲了我的脸蛋,她说回来的时候会给我带糖果的——

    那时候的自己真的很不懂事,我缠着哥哥一个劲儿地要爸爸妈妈,他开始时会哄我,后来就不说话了,一直特别特别沉默。

    我记忆里的哥哥也不该是这个样子的,他从小就爱笑,他是我们家最好看的人了,比很多同龄的男孩子都漂亮,爱穿白色的衣服,哪怕穿着松松垮垮的校服也依旧是很好看的,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变得很不爱说话。

    有次夜里我起床去卫生间,突然看到他坐在沙发上发呆,茶几上放着爸爸妈妈的合照,而他手里拿了一张奖状。看样子是哥哥在学校又得了奖,以前他每次得奖都会和爸爸妈妈还有我一起庆祝,可现在……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再也不会问他要爸爸妈妈了,因为我知道哥哥也想爸爸妈妈,可是他却没有一个人可以诉说。

    和哥哥相依为命的那几年,我们吃了很多苦,但哥哥一直会把最好的留给我。有时候他回来身上会带着各种各样的伤,我问他,他却只是说工作时不小心蹭到的。

    可很快我会从琪哥那听说真相,比如他跟着修家电的师傅干活,做错事会被对方罚不许吃饭,搬东西时会伤到胳膊腿脚,还有一次最严重的,被对方诬赖为小偷……

    诸如此类的事实在太多了,我们是没有父母的孩子,没有人会为我们的委屈而出头,而哥哥为了我,为了我们以后能过得更好,只能咬牙忍下这一切。

    面对我的时候,哥哥似乎还是以前那个他,可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我从没见他再笑过。我总觉得他在我面前也像带了张面具似的,活得很累,只有独自一人待着,或许他才会彻底放松下来。

    我知道他和以前不一样了,看着这样的他,我觉得心里很难过,我也想变强,再也不用哥哥为我难受。

    ***

    熬了几年之后,哥哥做生意开始赚到钱了,我们的日子变得好过了许多,但他应酬也越来越多。

    很多次琪哥将他送回家,他已经喝得烂醉如泥。那时候我正在上寄宿制初中,因为哥哥实在无暇照顾我,但每周末还是会准时接我回家,然后那两天就什么都不做一直陪着我,可我不在的工作日,他又会过回平常那种混乱的生活。

    因为家里只有他一个人,所以有时候喝醉回到家,也只能一个人睡在地板上直到第二天宿醉醒来。

    这种事发生过很多次,到了后来他都习以为常不以为意,可我听着总觉得心酸。

    我常常想,什么时候能有个人好好陪着他,能陪他一辈子该有多好。虽然还有我,可我总是不一样的,亲人能给他支持和安慰,可有些情感仍是企及不了的。

    他的心越来越冷,可我却不知道要怎么让他开心起来。他对我好似乎是一种对亲人的执念,毕竟我是他最后一个亲人了,可他却从没在我身上获得过任何安慰。

    我高一那年,终于出现了那样一个人,她叫苏绣。

    苏绣是在校大学生,长得很温婉清秀,是那种很典型的南方女孩,温柔却话不多。可我见她第一眼就很喜欢,或许是因为平时真的没什么人陪我,所以一见她,我就觉得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

    刚开始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她很喜欢我哥,因为她总会教我煮面或者给哥哥送礼物之类的事情,而我每次那么做,哥哥也的确会很开心。
91baby亲子网读书时间TXT女性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