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第三十一章作者:疯子三三作品集

    沈良臣清楚地记得当年发生的每一件事,清楚到即使他不愿主动回想,那些记忆也会猝不及防地跳出来,狠狠折磨着他的神经。

    火灾之后警方的调查结果,不止令谈颖觉得难以承受,对他而言何尝又不是?他不是神明,无法未仆先知,所以一开始要照顾她的话从来都不是假的。

    什么玩弄、什么报复,全是无稽之谈。

    事实上谈父好赌欠下高利贷的事他也早就知情,一次次被他以“借钱”为名义讹诈,他也全都忍受了。不是不厌恶这种贪婪的行为,但他不想看到谈母和谈颖受伤。

    可每次面对他的劝诫,谈父只会说:“最后一次、最后一次……”

    赌鬼的话又怎么能信呢?他的好心终于还是惹出了事端,而沈良臣万万没想到,谈父对自己的怨恨那么深,居然想连他一起烧死?但怎么想都觉得牵强,为了钱就想连他一起烧死,那死了之后不是更没利可图?

    而且怎么会有绑架这样的传闻传出来?

    他童年随父亲去水城参加婚宴时的确走丢过,当时也正好是谈父将他捡回家,并且帮他联系上的家人。但那时候谈父对他还不错,根本没有什么疑似“绑架”的痕迹!

    沈良臣满腹疑问,也很快就发现了蛛丝马迹,但随着不断深入的调查,却让他发现了更无法接受的事实。

    人一辈子能信任的人有多少,沈良臣不得而知,但就他自己而言不过就那么寥寥几个,谈父谈母必定是首当其中的。因为童年的一段机缘巧合,所以他非常信任他们,哪怕他们只是沈家的佣人,也愿意和他们说一些贴己又鲜少在人前提起的话题。

    可如果那段“机缘巧合”变成了“处心积虑”呢?

    ***

    “火灾之后,他的那笔债忽然就被人给清了。虽然对方很小心,可还是查到了姓傅。”杨恒皱眉说着,心里也暗暗吃惊,“按说这事儿过了,以傅慧那脾气不太可能去做这么容易暴露自己的事情,我想,她可能觉得是良心难安吧。”

    “良心?”沈良臣冷笑,傅慧那样的人,有心吗?

    他真的没想到,他一直以为是好人的谈父,也是没有心的。他竟然是傅慧的帮凶!

    “傅慧在水城待过,不排除他们认识的可能。或许当年就是她让谈叔绑架你,或者做更可怕的事情,但谈叔后来为了某些原因放弃了,还送你回了沈家,之后就被老爷雇用了当司机……”杨恒简直福尔摩斯上身,猜测的有理有据,“我想后来谈叔肯定以这件事威胁过她不少次,她大概是怕东窗事发,所以趁谈叔高利贷没法翻身的时候,威胁他替自己背黑锅。”

    这些也正是沈良臣心中所想,可人心到底要险恶到什么地步才会变成这样?他这些年自问待傅慧母女还算不薄,对谈家三口就更不必说了。

    这些事压在他胸口,沉甸甸的几乎令他喘不过气来,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谈颖。每每面对她,总会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他终究不是圣人,也会有怨还有怒,那些真心到头换来的不过是一次又一次的背叛。

    终于决定和谈颖分手,本以为自己再没有后顾之忧了,可现实并非如此。他没有一天不沉浸在内心空荡荡的寂寥感里,好像有什么东西随着她的离开也被掏空了,做什么都无法集中精神。

    彼时的谈颖性格过于开朗,这样的结果就是他很长一段时间都适应不了一个人的生活。没有人再在耳边唠叨,也没有人再关心他吃饭与否,更没有人因为他的晚归而彻夜不眠……这些原本他并不觉得可怕的事情,都因为她的离开而变得可怕。

    原来两个人的生活过久了,重回一个人的生活是那么孤单的感觉。一个在他生活里存在了二十几年的习惯,忽然就这么没了——

    沈良臣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心理,终于在无法忍耐的某一天,吩咐杨恒跟踪她,然后向他汇报谈颖的一切近况。

    他甚至记得杨恒当时惊讶的表情,“沈总,你不是说不想再和她有任何瓜葛?”

    他当时不是不尴尬的,大概脸色也很滑稽,可还是蛮横地替自己找了借口,“我无聊行不行?”

    说这些话的时候,他已经全然顾不上这样的举动是否重重打了自己一耳光。他真的太想知道她最近好不好,这种心思,其实连他自己都羞于亲口去承认。

  &nbs【91baby亲子网读书时间TXT女性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