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夫人》番外三 遇作者:醉酒微酣的小说

    竹影摇曳小轩窗。

    一堆劈成松针粗细大小的檀香木屑堆积在瓷瓮中,紫砂茶壶里飘出团茶的味道。香氛满室,一道倩影静坐在旁,默然等待。

    茶好,起身,执壶,倾注,浇木。

    红莲素手举着茶壶,缓缓向檀木上淋洒热茶,不停翻动。均匀之后,她又盖上盆盖把淋漓香气封锁在瓷瓮内。

    这方事毕,她转身出了房,到房屋常年背阴的一隅,去检查地上晾晒的檀木屑。这些木屑经过三天三夜的茶水浸泡,又要经过两三日的通风阴凉,直到内芯干透,方才算得完成了第一步。

    收起晾干的檀木,她取来蜂蜜和高粱酒,按照一两檀木,两钱蜜,四钱酒的比例把东西搅拌在一起,又浸上三日。

    三日取出再晾晒,晒干后进行炒制。大火半刻,中火一刻,小火半刻。直到檀木上方飘起紫色烟气,便算炒好了。

    一味香药配好,并不直接制香。而是要放到地窖存放一段时间,称之“窖藏”。经过窖藏的香药,其味更加浓郁悠远。

    香药磨成香粉,然后加入木粉、榆皮粉,还有少许硝石,和温水拌成泥状。经由紧密压制,最后切成条状阴干,便算大功告成了。

    这是普通的檀木佛香,庙宇常用,香无论贫富都买得起,亦称平等香。

    “香夫人!香夫人!”

    门外有人唤,这做香的女子便放下手中活计,去打开了小院木门。

    “徐婶,有事?”

    来人夫家姓徐,是位中年农妇,体型偏胖,面容亲切。她见人先笑,递上一篮子鸭蛋:“喏,我闺女托人捎来的,专程要我好好谢你!上回若不是你帮忙,我家可就出丑了!”

    徐婶女儿月前出嫁,可是负责妆扮梳头的喜娘却临时摔断了腿来不了,眼看迎亲的人都进了村口,新娘子还素着一张脸,徐婶是急得团团转。这时邻香夫人主动开口帮忙,她很快取来黛笔胭脂,为新娘子妆扮一新不说,还把模样描得美了几分,总算补了这岔子。

    被唤作香夫人的这女子连忙推辞:“您气了,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我哪儿能收您的东西。”

    香夫人平素为人冷淡,在村里人缘很一般,不大讨喜,就算是邻,徐婶也和她往来不多。可是经过上回的事,徐婶发现她其实人不错,只是天性清冷,不太习惯与别人亲近而已。

    徐婶把篮子往她手里一塞:“收下收下!跟我还气个啥!对了,你家小香在屋里头?我家大牛老念叨着她呢,有空带她上家里来玩儿。”

    正说着,从院子里跑出来个三四岁的小女娃,长得粉嘟嘟的,凤眸樱唇,可爱得紧。

    “娘亲,娘亲。”她咯咯笑着跑近,举起手里的东西,“你看我捏的香丸子!”

    香夫人看了看那团五颜六色的东西,哑然失笑:“你玩儿泥巴了?”

    “才没有呢!”小香摇摇头,努嘴道:“我是拿花瓣儿捏的,你闻,香喷喷的。”

    徐婶见状夸道:“哎呦我们小香可真乖!这么型知道帮你娘做香了,好样的!”

    小香得意地把下巴一昂:“徐婆婆,我不仅会做香,我还会晒香装香咧!”

    徐婶哈哈大笑,香夫人也抿笑着摸摸她的头:“是是是,你最能干,你是娘亲的小宝贝。”

    小香主动帮忙,抱着篮子把鸭蛋拿进屋里。香夫人请徐婶进家里坐坐。

    徐婶摆摆手:“不用了,待会儿我家老头子和儿子就从田里回来,我得做饭。你呢?灶火烧上没?”

    香夫人望了眼院子里晒的香料,赧然道:“还没……做香一时做忘了。”

    徐婶嗔怪道:“看你多马虎!大人经得饿,小娃儿可不是铁打的。得,你今儿个也别开火了,到我家吃去。我给小香炒盘她最爱的菇子鸡蛋!”

    经不住徐婶的再三邀请,香夫人粗略收拾一下,牵着小香去了徐家。

  &【91baby妈妈读书时间TXT女性阅读推荐!】